汤文章/华山分尸案改判免死 减刑关键的自首争议-世界上

汤文章/华山分尸案改判免死 减刑关键的自首争议 • 

汤文章/华山分尸案改判免死 减刑关键的自首争议

▲华山分尸案二审改判免死,关键原因在于「嫌犯于警方『未有确切根据合理怀疑杀人前』,已向警方自白犯行」,符合自首减刑要件。(图/记者邱中岳摄) 

所以,所有的问题关键都在于:确切根据怎么认定?

该案是否构成自首而有减刑适用?地院、高院判决有不同认定,这是法官自由心证裁量适用的结果,因是重大刑案又涉及废死与否争议,不免引发不同声浪。该案终究会上诉到最高法院,期待最高法院法官以其睿智,勾勒出更明确的判断基准,让这类争议可以定纷止争。

汤文章/华山分尸案改判免死 减刑关键的自首争议

例如,若掌握现场明确迹证,如毛发、血迹等,又或是目击证人证词有直接指向,能与案件建构明确、紧密的关联,就可认定为「有确切证据」,足以将行为人提升到「犯罪嫌疑人」。如果只是执法人员凭工作经验或蛛丝马迹等情况,直觉可能存在违法行为,但没有具体及客观依据,无法与案件作联系;或是在犯罪发生后,虽然已经掌握线索,也发现行为人有异常反应,但现有证据无法确定为犯罪嫌疑人,纵使有一定针对性或能与案件联系,关联度依旧不够明确,未达到采取必要作为或强制处分的程度,只能算是「单纯主观上怀疑」(最高法院108台上字第3146号刑事判决意旨参照)。因此,员警若在没有确切根据情况下,陈伯谦便已自白犯罪,确实就有符合自首要件的可能。

以上确已指出,警方已高度怀疑陈伯谦就是犯罪嫌疑人,而怀疑的基础有以下四项:1.有拍到陈嫌机车车号;2.确认被害人高女进入草堂后未再离开;3.陈嫌谎称高女是骑着UBike离开;4.讯问离开后便打包行李。但这些已经足够被认定为「确切根据」?若严加检视,华山草原是公众得出入之场所,陈嫌出入现场并无特别之处,所以陈嫌在草堂现场未必就可怀疑他是犯罪嫌疑人;被害人高女进入草堂后未再离开,重点是高女怎么不见了?这与陈嫌在草堂现场有必然的关系吗?陈嫌说谎,是作案心虚?可以跟犯行相联结吗?若与陈嫌全然无关,为何要说谎?讯问离开后打包行李,是畏罪潜逃?看来不是,反而是去找律师,由律师陪同去派出所自白犯行。因此,这四项是否就符合「确切根据」的要件,恐还有解读的空间。

然而,要求犯罪现场留有明确迹证或有目击证人才符合「确切根据」的要件,是不可能的。大部分的犯罪现场都不会留下迹证,也不存在目击证人,而是靠间接证据逐一推敲,运用讯问技巧、心理因素等方法,逐步突破犯罪嫌疑人的心理防线加以侦破。笔者认为,前述四项要件综合判断,已有极高的程度让人怀疑陈伯谦就是犯罪嫌疑人,而非仅止于「单纯主观上怀疑」。

至于「发觉犯罪嫌疑人」怎么判断?最高法院说,必须要有确切根据,从而得到合理怀疑」才算「发觉」,如果仅是单纯的主观上怀疑,就不算「发觉」。至于有没有确切根据,则端视执法人员是否能凭现有的客观性证据,在行为人与案件之间建立起明确、紧密的关联,让行为人被提高至「犯罪嫌疑人」。

自首的认定,实务见解一贯认为「系以对于『未发觉』之犯罪,在有侦查犯罪职权之公务员知悉犯罪事实及犯人之前,向职司犯罪侦查之公务员坦承犯行,并接受法院之裁判而言。苟职司犯罪侦查之公务员已知悉犯罪事实及犯罪嫌疑人后,犯罪嫌疑人始向之坦承犯行者,为自白,而非自首」(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5969号刑事判决意旨参照)。换言之,在未发觉犯罪嫌疑人前,向侦查犯罪机关坦承犯行,才是自首。

好文推荐

▲▼华山分尸案小木屋,木头疑有血迹。(图/记者邱中岳摄)

地院审判时,当时忠孝东路派出所林俊烨到庭证称「警方调阅周边监视器画面,有拍到陈嫌机车车号,并且确认被害人高女进入草堂后未再离开,遂于6月17日约谈陈嫌。但陈嫌表示,高女是骑着UBike离开,不过华山周边并没有UBike,附近监视器也没有见到,警方当下提供陈嫌两个选择:离开派出所后无须回来,或是想清楚再回来说。陈嫌回称:『给我3个小时,让我回去考虑一下!』警方遂让陈嫌返回草堂,另一方面派员紧盯,没想到陈伯谦立刻打包行李,警方才决定上门逮人」。

近日高院将华山草原性侵、杀害并分尸女子的凶嫌陈伯谦,从死刑改判无期徒刑,引发各界譁然。高院判决认为,「陈嫌于警方『未有确切根据合理怀疑杀人前』,已向警方自白犯行」,符合自首要件;但地院判决认为,陈嫌在向警方坦承部分犯行前,「被害人家属已向警方报案,警方『已获有确切之根据得合理怀疑陈嫌危害被害人生命之犯嫌』」,因此不符合自首的要件。

●汤文章,东大国际法律事务所主持律师,国立东华大学财经法律研究所兼任助理教授,曾任法官,国立中正大学法学博士。以上言论不代表本公司立场。

汤文章/华山分尸案改判免死 减刑关键的自首争议
分享
更多相关文章
中国真实灵异事件|世界地震|安禄山与杨贵妃|世界上最深的洼地|诸葛亮之墓|第三次世界大战预言|世界上最深的洼地|诸葛亮之墓|历史故事|世界上最小的国家